网易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美国公开两万多名二战间谍档案

0
分享至

  美国国家档案局8月14日解密一份二战期间为美国战略情报局(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,简称OSS)工作的全部间谍人员的资料档案,公众可以在14日后申请查阅文件。美国战略情报局全部间谍人员资料解密,让公众首次知道,作为中情局(CIA)前身的美国战略情报局,当年的情报人员竟有两万多人!

  1.两万多名间谍来自各行各业

  据美联社报道,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之前,美国的安全保卫工作一直由联邦调查局(FBI)以及许多军事情报机构负责。在“珍珠港事件”中,美国损失惨重。美国当局得出的教训是:由于没有一个实行集中统一领导的情报机构,各情报机构之间的竞争和隔阂妨碍了情报的充分利用。1942年6月13日,美国总统富兰克林·罗斯福(1882年1月30日~1945年4月12日,美国第32任总统)下令建立战略情报局(OSS)——一个在英国军情六处指导下成立的情报组织。

  在二战期间,约有24000名间谍为该局工作,他们多数来自美国陆军,但其中有1/4是普通百姓。在这两万多人中,有120人在战争中牺牲,其中116人已得到确认。可是在战争结束后的很长时间里,美国战略情报局只是公布了一小部分间谍的名单。随着二战结束,战略情报局在1945年被杜鲁门总统解散,后被并入中情局。大部分间谍的档案从此石沉大海。

  这批秘密文件最终在美国中情局(CIA)前局长威廉·凯西的努力下得以公开。威廉·凯西在美国战略情报局工作多年,1981年接管CIA。他在任期内,大力促成这部分情报档案文件以历史文件性质,从中情局向美国国家档案局移交,并于今年8月14日向公众公开。

  研究人员威廉·坎利夫称:“文件将澄清很多问题。同时我们了解到,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实际运作规模远远超出人们意料。”文件披露,有24000多位各行各业的人士参与该局的情报收集工作,远远高于人们此前估计的13000人。

  2.解密文件多达75万页

  这部分解密文件多达75万页,它包括为美国战略情报局工作的2.4万名间谍人员的详细资料,还详细介绍了该局当时针对军事和民事目标开展的大规模间谍行动。有超过3.5万页的文件描述了情报局的实际运作过程。文件记录了情报人员的申请、招募、培训以及奖惩情况。对刚刚加入的情报人员,文件中还有情报官员写下的评语。

  这些人员包括士兵、演员、历史学家、律师、教授、田径运动员、记者等,在二战期间,他们专职在美国战略情报局工作,研究作战计划、进行意识形态宣传、向敌方渗透并发起有效抵抗。另外,由数百名熟悉德国工业的学者组成的研究机构也参与进来,专门选择轰炸目标,以使盟军的轰炸机精确轰炸德国的军事工业,严重削弱了德国的战争潜力。

  许多高级工程师也直接加入了这场反法西斯战争的行列。他们设计了手枪消音器、钢笔式引爆装置、小型摄影机等。值得一提的是一种专门设计的“读信叉”,它的形状类似刀叉,可以仅通过一条细缝插入信封,把信件像卷窗帘一样卷起、抽出,等读过后再放回信封、展开,收信人根本无法察觉收到的书信被动过手脚,间谍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获取所需情报。

  3.海明威父子都是间谍

  文件显示在这24000人中,有很多人在其他领域取得了成功,成为社会名流。他们中有亚瑟·戈登伯格(现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之一)、亚瑟·施莱辛格(美国著名历史学家、肯尼迪总统当年的助手)、斯特灵·海登(著名的电影和电视剧演员,曾参演黑帮电影《教父》里的角色)、托马斯·布雷登(畅销书作家,他的畅销书在20世纪70年代影响了一代美国人)等。

  文件里提到的知名人物还有:美国前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(美国第26任总统,是富兰克林·罗斯福的远房堂叔)的两个儿子昆廷·罗斯福和科米特·罗斯福;著名乐队“警察”的成员斯图尔特·科普兰的父亲米尔斯·科普兰;著名文学家海明威(代表作有《老人与海》、《丧钟为谁而鸣》)的儿子约翰·海明威。甚至有人指出作家海明威本人也是一名美国战略情报局的间谍——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,他曾武装自己的私人游艇,协助美国海军在加勒比海巡逻搜寻德军潜水艇。

  美国间谍小说作家霍华德·亨特,大家都知道他曾是中情局的一员,并在“水门事件”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曾自愿为战略情报局效力,接受过全面、严格的谍报训练。

  亨特在中国进行跳伞训练之后,广泛开展了抗日活动。广岛原子弹爆炸后,他自愿到南京营救盟军被俘人员。战争结束后他创作了一些间谍小说如《黑暗的尽头》、《小城陌生人》等等,但他的稿子往往要先经中情局审阅后,才能送往出版社。

  4.把秘密带进坟墓的人

  这些间谍人员为盟军获取了重要的情报,有力地支持了盟军在欧洲、非洲和太平洋战场的军事行动,为打击法西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但战争结束后很多间谍依然隐姓埋名,因为,从最初加入OSS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被要求守口如瓶,“不能讲出实情”的观念已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。

  一位住在美国伍德布里奇的前OSS工作人员、93岁的伊丽莎白·麦金托什说:“这太不可思议了,他们终于将这些名字公开了。这些人中,很多人被要求一辈子都不许提他们为美国战略情报局工作的经历。”对于该局的历史,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一直采取严格的保密规定,许多工作人员的家属一直无从得知他们亲人的情况。

  目前住在梵蒂冈的瓦尔特·梅斯告诉美联社记者:“他们让我闭嘴。”瓦尔特今年93岁。

  丝黛拉也是其中的一员。二战结束后,她平静地度过了自己的余生。多年来,她从未对任何亲人提起过自己曾有3年的间谍生涯。当她1996年去世后,她的侄女玛格丽特·托普森在检查遗物时,发现了一枚刻有OSS字样的小饰物及一份贴有照片的“护身符”般的美国身份证。有了这一证件,丝黛拉一旦被俘,就将被作为普通美国战俘对待,而间谍被捕往往会被敌方(尤其是德国和日本)处死。中情局现已证实,丝黛拉在二战中是以一名立陶宛翻译的身份,战斗在当时的德占区巴黎的。战后,她成为一名普通的美国陆军人员,从来没人知道她的间谍生涯,甚至包括她的丈夫和子女。

  与丝黛拉不同,住在美国波士顿的丹平克却敞开心扉,大胆地说出了埋在心底的秘密。在即将发表的战争回忆录(在十几年前就已写好)中,他写道:“时至今日,我才敢坦然谈论自己在中国当间谍时的一些事情。”二战中,丹平克曾潜入中国的日本占领区,负责侦察轰炸目标。在侦察过程中,他并没有把一些重要目标报告给上级,如日本人储存燃料的一所学校,因为这地方一旦遭到轰炸,将会有无数平民被炸死。他说:“我敢肯定,如果战争再持续几个月,我将被送上军事法庭。”当听说“战争结束了”的时候,他兴奋地飞奔到一座教堂,敲响了胜利的钟声。

相关推荐
热点推荐
房产
本地
数码
艺术
家居